namanana 余陆

BG BL写手 本人不偏激,就事论事,客观分析。
还有我恶心谁 喜欢谁跟你没关系。

我只想好好吃粮好好产粮【然后想要好多好多对文章指出建议的评论😗😗】,三次元饭圈的那一套我不太想参与

空降系列和流光溢彩的车我都设置为自己可见了,想要的私信我,我独发


点梗文也已经在进行中,会尽快发出来。


流光也是

我已经想好14章怎么写了!😆😆

湛澄二十四节气活动预告

独孤璃幽: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年光易老想逢归
看枝头露白,春寒料峭。
花底蝶飞,蝉夏映晖。
惊觉岁暮,恐残英,衰减红翠。
怕雁走冬,斑两鬓,又催霜雪。
二十四节一枕梦,避尘销得三毒,
岂曰:惠而好我,交颈与归。


————————湛澄二十四节气活动文案
发文格式如下
【湛澄二十四节气】立春·✘✘✘(题目可自拟)
打上湛澄tag,湛澄二十四节气活动tag。单人tag打不打随意,大家想打便打。
发文时间
春篇 2/1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夏篇2/2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秋篇2/3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冬篇2/4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春篇:
立春——梓漆 @椅桐梓漆
雨水——菠萝 @菠萝蜜钟
惊蛰——余陆 @namanana 余陆
春分——堂前燕 @白玉堂前燕
清明——璃幽 @独孤璃幽
谷雨——咩咩 @观山海


夏篇:
立夏——鸣筝 @说快板的鸣筝
小满——璃幽 @独孤璃幽
芒种——梓漆 @椅桐梓漆
夏至——紫贝壳 @开玛莎拉蒂的紫贝壳
小暑——过直易弯 @过直易弯
大暑——嘉嘉(乌头马角) @乌头马角已相救


秋篇:
立秋——有劫 @坐玛莎拉蒂的有劫
处暑——玖久 @你也是傲娇吗
白露——无离 @落墨无离
秋分——圆圈 @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寒露——将芜 @云枕鹤
霜降——江莲 @莲台白骨卧


冬篇:
冬至——堂前燕 @白玉堂前燕
立冬——倾栗 @♣倾栗
小雪——沈临川 @沈临川
大雪——一九八七 @一九八七
小寒——容容 @你算哪块小饼干【铮容容】
大寒——阿离 @离

【湛澄】 流光溢彩 13

作为中长篇登场!!!



这是前篇(5630字) :   【澄星澄意·Scorpio】流光溢彩


不知道合不合大家胃口,快来看玩肾不玩心的天蝎澄澄!!


 @一九八七    快来快来看看行不行,我感觉这篇有点不太好


  @.恙-每天催阿离更速度与绝地求生!不坑!   来来来特意艾特一下😁😁


我想要好多好多评论,关于对于我文章的意见之类的…【小萌新瑟瑟发抖】…


——正文——


那个模特在画家还没结束作品时,就已经怀上了画家的种。



绚烂灯光映照着人手中的高脚杯,觥筹交错间暧昧的色调麻醉着人们的心。他们举杯示意,小聚一堆相互交谈,亲密友好的表面下是相互算计的心思。



不管是娱乐圈,还是模特界,举办宴会的目的无非是拉拢人脉或相互攀比。



江澄斜靠在吧台,推掉服务生送过来的酒水,吧台后的调酒师是个人精,见状立马翻手调了果汁酒,杯中渐变的紫色透着一股妖冶感被推到江澄面前。



“先生。”



江澄接过那杯果汁,注意到身旁的同行突然开始小声讨论,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到刚步入宴厅就夺取了全部注意的人。



一身得体的白色西装干净大方,藏蓝色复古花纹的领带成为夺睛之笔,配着来人面上的冷峻神色,让人感叹。



确是高岭之花。




蓝湛下车时有些不适地扯松了领带。




他从没有参加过这类宴会,只是今日朋友圈内友人发的宴会信息,看到那介绍视频中仅停留了一秒的人,条件反射的向友人询问了地址和时间。



他或许是唯一一个来参加模特聚会的摄影师。



藏蓝色领带打了温莎结,蓝湛从车窗玻璃上确认自己衣着得体后,抬腿向会场迈去。



刚进会场时引来了瞩目,对于蓝湛来说毫不重要,环视一圈,在黑白世界中寻找那道流光,当吧台前的人与他四目相对时,蓝湛微不可察的弯了嘴角。



找到了。



他看到江澄举着玻璃杯,还保持着饮水的动作,随着大众的目光看向自己。当眼神的电波在空气中相撞,交织缠绕,江澄发现蓝湛眼中的欣喜,蓝湛看到江澄浮于眼底的笑意。



江澄手腕微抬,杯子里的果汁顺着斜度流入嘴中,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后又伸出殷红的舌尖舔去嘴角残余的果汁。



当他瞧见对方眸色暗了半分时,轻笑一声便移开目光。



友人走过来迎接蓝湛,带着他向江澄走去。“江澄!还记得这位摄影师吗?”友人高声喊道,又引起了会场一半的注意,江澄眉头微瞥,但也只一瞬便换上了礼貌疏远的笑容。



“当然记得,蓝湛。”



“你们这次合作拍出来的作品可是深受好评啊,我想你们也应该熟了吧?”

这次的作品一经发布,广收好评。



浸泡在黑白的海水中,只有主角是彩色的,他面容俊俏,眼角微微上挑看向镜头,眼神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流璇旎,带了点诱惑。



照片瞬息登顶各知名国内外杂志,江澄又一次声名鹊起,涨粉无数,蓝湛也饱受夸赞。



“熟,确实是熟了,”江澄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友人身后不发一言的蓝湛,嘴角的笑容也带了一丝不明意味,“对吗?蓝湛?”



他们在身体上确实是熟了。



但心理呢?



蓝湛攥了攥拳头,平淡的嗯了一声。友人身为宴会主办人之一,不可能在一个地方流连太久,很快便被另一堆人唤去。



他看到友人走后江澄一瞬间放下的嘴角,连眼神都带上了懒散。



江澄微微抬眼,道:“还有事?”蓝湛长时间的沉默逐渐消磨了他的耐心,手中的杯子放在吧台,发出轻轻“呯”的一声,“你随意,我就先失陪了。” 



微凉的水滑过肌肤,江澄舀起一捧拍在脸上,他直起身子还未抹掉脸上的水就突然被人从身后拽住拉进了洗手池对面的卫生间。



那人将他按在卫生间的隔板上,弯腰轻轻吮掉他眉梢残留的水珠。



就像个刚刚信仰上帝的年轻教徒一般,虔诚的细细亲吻江澄。



他的颜色——他的救赎——



蓝湛双手捧住江澄的脸颊,强迫他抬起头承受自己的爱恋。贴在肌肤上的双唇带着颤抖,当蓝湛终于吻上江澄的薄唇时,却像个没接过吻的小孩子一样,只是用力摩擦了几下。



当思念通过稚嫩的吻法述尽后,蓝湛才顺着江澄微张的唇缝挤了进去,舔舐牙床,翻过贝齿进攻上腭攻略城池,最后找到江澄一直没有回应的舌尖,温柔的勾缠着。



一吻结束,分开时舌尖还牵扯出一条银线,淫靡之尽。



蓝湛环住江澄,将鼻尖埋进他的颈窝,贪婪地汲取属于江澄的味道。



“我想你。”闷闷的声音从颈间处穿来,说话时吐出的热气惹得江澄有些痒,他想推开蓝湛,却换来更紧的禁锢。



“你可想过我?”



哪怕只一瞬,让他蓝湛觉得巴厘岛那几晚的温柔缠绵不是江澄的随性而为。



可蓝湛却不知,他想错了。



江澄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蓝湛埋在他颈间,自然看不到他原本抿着的嘴角缓缓勾起,半阖的眼眸中在灯光的晃动下变得晦明晦暗。



蝎子又一次地举起了自己身后的毒刺,悄悄埋伏在陷阱外。



他攀上蓝湛的肩膀,嘴唇贴在蓝湛的脸侧,从喉咙深处发出几声低笑。




“当然。”




澄星澄意 汇总

有劫 羡澄羡🔒了:

0:00      白羊座(Aries)         @森屿文    寄予君思十二信


2:00      金牛座(Taurus)      @今世晚吟人〖倾栗〗 破红尘


4:00      双子座(Gemini)      @你也是傲娇吗    双生


6:00      巨蟹座(Cancer)      @紫贝壳    花飞柳大婚番外


8:00      狮子座(Leo)            @有劫  羡澄羡🔒了    怦然心动


10:00   处女座(Virgo)          @椅桐梓漆    师兄呀


12:00   天秤座(Libra)           @啊咩祝最爱的澄宝生日快乐! 和神仙大大谈恋爱


14:00   天蝎座(Scorpio)       @namanana 余陆   流光溢彩


16:00   射手座(Sagittarius) @眷蕴含    一夜


18:00   摩羯座(Capricorn)   @月洋雪     同学放下你手中的黑板擦,老师错了


20:00   水瓶座(Aquarius)    @莲台白骨卧    光年之外


22:00   双鱼座(Pisces)        @薄荷加糖是甜的    嘒彼小星




彩蛋


21:00   蛇夫座 (Ophiuchus)    @二锅头对瓶吹    肆夏

【澄星澄意·Scorpio】流光溢彩

11月5日澄哥儿生日快乐鸭!!!!


湛澄!!湛澄!!


想看玩肾不玩心的天蝎澄澄!!!


也祝自己今天18岁生日快乐!!


这里余陆,感谢观看!【双手激动到颤抖】!

后续请关注之后的中长篇耶嘿






0.
花园里娇嫩的雏菊,母亲房内的金丝鸟笼,亲属送的蝴蝶标本。
目能所及的全部——是黑白的。
唯有一人,流光溢彩,艳矣。


1.
【他是孤傲的,神秘的——】 


男人身着暗紫色衬衣,背靠栏杆,右手握着淡紫色的瓶子,抬起的左手上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他抿住烟尾浅浅地吸了一口。

看着不断推近的摄像头,他轻启薄唇,缕缕丝雾从嘴角飘出,逐渐模糊了男人俊俏的面容。男人轻吐一口气,将烟吹散,摄像头也刚好推近到脸前,嘴角勾起,带点慵懒,有点迷情。

【 擦肩而过,萦绕鼻尖,属于你的——】

【Scorpio.】

男人在最后一句话落下时缓慢举起手中的香水瓶,在瓶身轻轻烙下一吻,微挑的杏目眼波璇旎,直叫人勾魂摄魄。

“卡——”随着监视器后方导演的叫停声,男人立马拿开唇边的香水,和手中仍在燃烧的香烟一并交给助理。助理看到他始终紧皱的眉头,连忙将漱口水递了过去。

导演走上前来,略带歉意地说道:“辛苦了啊,抱歉因为拍摄让江澄你沾了烟。” 

圈内外人都晓得江澄端的是孤傲风范,烟酒不沾。

觥筹交错的众星宴会上面对拐到自己唇边的美酒佳肴,他也是使个巧劲儿,借力推了回去。再不济,也有他的经纪人,魏婴替他挡着。

江澄放下擦嘴的方巾,客气道: “您哪里的话。”

两人在片场虚脾假意寒暄一番,直到魏婴发信息说在来片场的路上时,江澄才以下面还有工作为由,结束了与导演的谈话。

骚包的红色跑车停在路边,引来路人好奇的打探,江澄皱眉拉高了口罩,弯腰钻进副驾驶。

“您可真到哪都是主体物,特跳。”

魏婴嬉笑一声,一踩油门便冲了出去。

魏婴这人,生着一张勾人笑面,出口更是巧舌如簧,一双桃花眼常暗含秋波,媚眼一抛便能让姑娘芳心暗许,照江澄的话来说。

“不去做牛郎反而来给我当经纪人可真是屈才了。”

阳光透过绿化带中的参天古木照在两人身上,随着跑车的移动划过脸颊,江澄慢慢放平座椅,闭目养神。

“今天有个团队来找我,想问我你有没有进娱乐圈的打算,”魏婴打了转向,拐入左车道, “毕竟你一个模特的粉丝拥有量居然直逼当红小生,对他们来说是个不错的摇钱树。”

“推了。”江澄不带犹豫的回绝。

娱乐圈鱼龙混杂,遍布雷池,他江澄还没蠢到给自己挖坑。

“对了,上回爬你床的那个小明星,怎么样了?”魏婴的随口一提让江澄想起之前在酒店房间内,一个没名气的小明星躺在床上求他用他,想借他上/位。

“不知道,”江澄冷哼道:“垃圾除了待在垃圾堆里,还能怎样。” 

跑车穿过几道十字路口,打弯停在一家酒吧门口。

“怀桑说要聚聚,我想你明天没行程就给应了。”

酒吧是个高档娱乐场所,维腊实木地板天生带有一股檀香,气味浓烈却不刺鼻,面上纹理交错不需用油漆凃饰就带着股贵族感。

皮鞋踏在地板上清脆的声响让楼下人瞧去,聂怀桑看着两人的衣着,没忍住出口调笑道:“你俩大红大紫,图吉利呢?” 

紫色衬衣的江澄和红色衬衣的魏婴站一块儿,着实喜庆。

魏婴笑着给了聂怀桑一拳,开始阴阳怪气的相互吹捧。江澄听着无聊,索性将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后已经玩开的台球。

他拿起被搁置在一旁的球杆,打上壳粉,胸腹部慢慢下弯直至与桌面差一公分的高度,臀部随着动作微微上翘,背部流畅的肌肉线条被贴身衬衣勾勒出来,腰肢劲瘦。

不愧为模特界的翘楚,圈内的王牌。

球杆轻轻搭在指尖,江澄找准角度,屏息一推。

一箭双雕。

“澄哥儿的水平,无人能敌啊。”江澄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球杆还给聂怀桑,道:“试试?” 

江澄并没有多少兴趣打台球,他倚在墙上看着魏婴和聂怀桑来回周旋,手握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

下一秒,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抓住他抬起的腕部,浅琥珀色的瞳孔盯着他,问道。

“请问,那是……什么颜色。”


2.

母亲看着他,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声线颤抖。

“我生了个什么怪物?!”

父亲看着他,无奈的摇摇头,环住不停哭泣的母亲。

“不是你的错……”

儿时的蓝湛不明白为何双亲对他的存在这么抗拒,不知道为何医生摇摇头向父母说很遗憾。

“很抱歉,二少爷是完全性视锥细胞功能障碍,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先天性全色盲。”

他什么都不懂,只知道他的世界是黑白的。

父母在他9岁时死于非命,他与兄长被叔叔蓝启仁接走,长期接受训练的蓝湛不再被颜色所困扰,却也已经对兄长口中彩色的世界失去了兴致。


直到今日,他的世界出现了第三类颜色。


即便他为人处世冷淡,不再执着于寻找颜色的踪迹。可当他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了不同于黑白的颜色,他还是压不下心底的欲望,还未回过神,身体就已经先一步抓住了对方。

“请问,那是……什么颜色。”


3.

江澄皱眉看着身前高自己几公分的男人。

颜色?

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到自己手中的酒杯,琉璃色的液体因为两人的动作在杯中微微荡漾。

嘴角勾起,江澄笑道:“怎么,想喝?” 手腕翻转,轻易的脱离男人的牵制,举杯伸到男人嘴边。

蓝湛盯着眼前的杯子,仍旧是黑白的,只有那握着杯子的手及人是彩色的。

他回忆起刚刚在远处,看到那人的薄唇轻触杯沿,吞咽时上下滑动的喉结,慵懒的眼神在与他对视的那一刻,心脏猛的下坠了一般。

忍住就着那人的手喝下的动作,蓝湛说了句抱歉,便匆匆离去。

“怎么了?”这边的动静引起了魏婴的注意,他仍旧比对着球杆的角度没有回头,直到一杆进洞后才起身问道。

“没什么,”江澄看着男人离去的方向,“搭讪失败而已。” 


4.

江澄戴着墨镜坐在候机厅,身旁的魏婴将护照递给他,说道:“这回出国拍摄就只有你俩,你悠着点。” 

“听了你几回就真当自己老妈子呢?”江澄皱眉接过护照,下巴一仰,道: “来了。”

魏婴看过去,见来人一身白衣,脚步沉稳,品貌非凡,身后跟着的粉丝数量不亚于江澄。他略微点头与那人打了照面便向出口走去,还不忘吩咐一句。

“问清楚了再动手。”

“不劳你操心。”

江澄看着来到身前的人,笑道: “我们又见面了。”

蓝湛喉咙紧了紧,最终也只是面无表情地点头。

没人明白他看到合作对象是江澄时,内心有多么激动。


5.

飞机的头等舱拥有最高配置,江澄一入座便向空姐要来了薄毯。

刚起飞时升空会让人产生耳鸣,蓝湛不舒服的闭眼揉了揉耳平,再睁开时眼前是两颗牙白色的口香糖。江澄看着他,开口道:“嚼点东西会好些。” 

“……谢谢。”指尖捏起糖放进嘴中,随着口腔的动作,耳内的嗡鸣声也渐渐平息。

江澄收回手不再说话,拢上薄毯准备闭目休息。

他俩并没有交流什么工作心得,只是相互道了名字,对于那天在酒吧里的事情也没有再提。

蓝湛从包中拿出笔记本,准备查阅出发前兄长发给他的景点介绍。

他们要去的是所属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

等江澄睡醒扯掉眼罩时,看到的就是蓝湛认真查阅攻略的模样。

“你倒是认真,”他微微倾身看了一眼屏幕,密密麻麻的四号小楷让他头晕,江澄左手托腮看着蓝湛滑动键盘关了文档。

“你那日问我什么颜色……”江澄撇了一眼屏幕上黑白的景色图,想起前日在家中和魏婴的讨论。

“蓝湛,摄影圈内新起之秀,因其独特的拍照色调和风格,在发布第一副作品时就声名鹊起。”魏婴盘腿坐在沙发上,嘴里还叼着刚买回来的鸡腿,沾满油渍的手抓着一叠资料递给环抱双臂的江澄。

江澄嫌弃的捏起资料,一页一页的看过去。

“风格?不过全是黑白照片,但确实不错。平常的黑白照片中时常带有灰色部分,形成黑白灰的对比。而蓝湛的照片只有黑色和白色,内容却比彩色照片还要清晰。” 江澄凝眉思索一番,将资料合住扔回魏婴身旁。

“摄影师的作品是为了表达自己眼中的世界,即使他再喜欢黑白,也总归会有自己对彩色的看法,而蓝湛只有纯黑白作品,除非……”

那日魏婴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肉,直到最后都没有明白江澄突然戛然而止没说完的后一句话。

“你患有色盲症?”江澄从回忆中脱离出来,微微偏头对上蓝湛猛然收缩的瞳孔。

耳边飞机内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瞬间变成嗡鸣声,黑白的乘客都成了虚化,只有眼前的江澄是具象且彩色的,还有炸在耳边的一句“色盲症”。

就像是衣服突然被揭起露出下面的疤痕,东躲西藏的暗恋被大家广为流传,发现日记本上的锁被撬开。

不想昭告天下的情绪被大肆宣扬。

色盲是蓝湛不满意的自身问题,却被江澄轻而易举的看透。

他听见自己半响后喉咙干涩的回应。

“是。”他还看见江澄嘴角处的勾起,眼中闪过不知名的光彩。

但那不是嘲笑。

6.
巴厘岛的夏季是干燥凉爽的,二人下了飞机便打车直接去往海边踩点,傍晚的海边已经没有多少游客,江澄单手插兜在沙滩上散步。

带着腥味的海风吹起他衬衣一角,也吹乱了他额前的刘海。他扭头看向渐渐下落的太阳,形状照在水面上随着海浪变长还扭曲,映在江澄的面上,显得他原本有些锋利的五官也变得柔和。

蓝湛跟在身后,默默举起单反拍下了这一幕。

沙滩,青年,夕阳。

在蓝湛眼中,沙滩和夕阳都是黑白的,只有江澄一人,流光溢彩。

按下快门时的声音引得江澄回头,看着蓝湛垂眼调焦的动作,好笑道:“蓝摄影师倒是敬业。” 他没有好奇的去看拍出来的成果,所以也没有看到蓝湛将那张照片存储到了另一个卡中的动作。

蓝湛的私有卡。

当他们踩好点吃了饭回酒店时,行李也已经被送到了两人的房间。

房卡在手中翻转几圈,插进房门前的锁里。

“嘀——”房门在确认钥匙无误后自动弹开,江澄握着门把手,向房间与他相隔一个转弯处的蓝湛打了声招呼。

“那么,好梦。”

7.

第二天的拍摄进展顺利,他们不仅提早完成了任务,还去热闹的街市转了一圈,蓝湛从小喜静,面对人来人往的嘈杂闹市颇有些不适应。

但是江澄兴致颇多的看了许多当地特产,面上也多了些少年风气,都被蓝湛拍了去。

晚上蓝湛翻看相册时,猛然发现江澄畅怀躺在水中的那张照片,肩头处有几道不明显抓痕。

大家都是成年人,那抓痕是因什么而来蓝湛十分清楚。

心里突然有些慌张,他看着已经十一点的钟表,起身向门外走去,当蓝湛刚走到拐角处时,江澄的房门正巧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个子瘦小,皮肤白暂的男孩。那个男孩礼貌的向屋内的人弯了弯腰,低头时脖颈处的红痕像一道闪电般劈向蓝湛,让他一瞬大脑空白。

等他再回过神时,已经站在江澄的房门口了。

房门被敲响,大约一两分钟后,门开了。

江澄全身只在腰间松垮地裹了一条浴巾,脖子上的水珠顺着胸腔滑过腹肌,最后隐没在白色的浴巾后向更下方前行。
应该是刚冲过澡。

蓝湛觉得他有点口干舌燥。

“进来吧。”江澄看来人是他,伸手解开了门内的防盗锁,邀他进屋。

蓝湛进屋后才发现江澄没有穿拖鞋,而是赤着脚走在地毯上,江澄的脚生着一股力感,骨节分明,每走一步都会带动脚部肌肉的移动。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酒杯握在手中,江澄打开桌上的威士忌倒了一些,递给那人。

蓝湛摇摇头。

像是在回绝那杯酒,又像是在回答没什么事。

“你那天问我什么颜色,是不是因为你看到了除了黑白以外的颜色,”江澄喝几口酒,被高浓度酒精刺激的咂了咂嘴,“因为我?”

蓝湛仍旧没有说话面上也依旧一派冷淡,但眼中微微地躲闪还是被江澄看去

江澄慢慢上前,逐渐靠近蓝湛,在即将唇齿相贴时说道:”这么说,我或许是你眼中唯一的彩色?” 

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和酒精味喷在蓝湛鼻头,看着江澄微阖的杏目和泛着水光的嘴唇。

蓝湛觉得头脑有些发昏,或许他醉了。

一切都在那一瞬爆发,唇齿厮磨,两具火热的身体贴在一起,相互抚摸,生出了性的热度,本该有的狂野。

一夜春宵值千金。

8.

吐出的烟圈缓缓升空,最后消散成一缕一缕的丝线,随着空气的移动化为虚无。

烟灰缸被放置在枕边,江澄支起身子将烟灰点进缸内。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做0了。

因为——爽啊——

在反复顶撞中产生了不同于用前面的快感,连骨头都带上了酥麻。

江澄回味无穷,眼神瞥见蓝湛已经睁开眼正盯着他手中的烟。

“怎么?疑惑明明网上说我不喜烟酒,我私下却吸烟喝酒?” 他缓缓叼住烟尾吸掉了最后一口,火红色的烟头闪了几下,最终在末尾泯灭了。

“圈内人设而已。”烟雾缭绕逐渐模糊了江澄的侧颜,他哼笑一声,“我要真是依靠本性在圈内混,那有些人就惨了。”

云梦江澄,有仇必报。

这是从初中时就跟着他的流言。

“我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又是个典型的天蝎。”

“或许你觉得我有些迷信,不过不管是出于星座的特征还是我个人的性格,我都是特别记仇的人。”

从初中开始,刺到他的人都有过一段后怕的回忆。

“这个圈里是非颠倒,即使你走个红毯,都能和某人产生摩擦。”江澄掐掉烟蒂,将烟灰缸放回床头,“所以,你觉得我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后果会怎样?”

他并没有等到蓝湛回答,下了床走向浴室。没有遮掩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江澄不在意身前身后的暧昧红痕和大腿间已经干涩的痕迹,反倒是蓝湛,只盯了一瞬便移开眼,耳尖也渐渐变红。

放在桌前的手机突然响起,江澄取了手机,进入浴室。

“不怕打扰我干正事?”

电话那头沉默半响,无奈道:“你……果然出手了,就不怕惹到大人物吗。” 

“睡便睡了,我江澄怕过什么。”

魏婴并没有在说什么,只发来一句英文。

“bless.”

江澄看完后随意的将手机扔开,直接出了浴室一把揽过蓝湛亲了上去。

“那蓝湛可是蓝氏二少爷,你玩肾也玩的谨慎点。”

这种尤物还不抓住机会,多来几次。

不来就是蠢。

江澄看着又被勾起欲望压在自己身上的蓝湛,心想道。


9.
剩下的几天十分顺利,白天江澄通过镜头挑逗蓝湛。

夜晚蓝湛压着江澄颠鸾倒凤。

他跨坐在蓝湛怀里,亲吻身下不知节制的某人,笑道:“哼……我要被你榨干啦……”

蓝湛并没有停下,而是拉低江澄,更凶狠的啃咬上去。

蓝湛觉得他得到了,得到了属于他的颜色。

黑白中的流光溢彩。

直到回国那天,江澄笑着与他道别,魏婴礼貌的道谢。

道他在国外照顾他家江澄的谢。

蓝湛只是冷漠的点头,在回头看向江澄时,发现他已经坐进车里闭目了。

许是飞机上坐的不太舒服。蓝湛心想,转身也上了自己的车。

一切都看起来很平静。

可平静总是暴风来前的预警。

让人心安又惶恐。

10.
“嘭……”

玻璃杯被狠狠的摔到地上,蓝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这已经是第十个杯子了。

也是第十天,自从回国就联系不到江澄的第十天。

他快疯了。

就像染上毒品,蚀骨的烟瘾,病态的思念。

蓝湛始终忘不掉他与江澄共度良宵的美妙,也不能容忍唯一的颜色转瞬即逝,从他的世界中消失。

他想见江澄,想拥抱他,想亲吻他含春的杏目,想啃咬他微凉的薄唇……蓝湛眼中布满血丝,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兄长……”

当站在娱乐公司楼下时,蓝湛才发觉自己做了多么荒唐的事。

居然直接要了地址。

在他踌躇到底进不进去时,发现江澄和魏婴刚从楼里出来。他一步冲上去站在两人面前,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成年人的活法,不就是这样吗?

他盯着江澄,却发现他眼眸平静,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产生一丝涟漪。
气氛就这么僵持着,直到江澄拍拍魏婴的肩膀,先一步走向跑车。

蓝湛动身想追却突然被一道身影挡住,魏婴站在他面前,笑道:“蓝先生,方便借一步谈谈吗?” 

11.
“咔哒。”
打火机的声音在楼道内响起,带了些回音。

魏婴吸了一口,将另一支递给蓝湛。

“来一根?”蓝湛盯着那根烟,没有接,只是盯着魏婴充满笑意的桃花眼。

点烟,吐烟时微微撇眉的神态,都与江澄有几分相似。

“烟可是个好东西,不会抽麻烦,会抽了,快乐赛似活神仙呐——”魏婴不再坚持,随手将那根递出去却未被接受的烟弹到地上。

“你和江澄……”

“我们很熟,熟到穿同一条裤子,但我们祸害谁,都不会祸害对方。”

是超出爱情的,亲情。

“像你这样对江澄思之如狂的人,不在少数,之前也有直接到人面前质问的。”魏婴看着手中慢慢燃烧的烟,瞧见蓝湛攥紧的拳头。

“后果怎样你也能猜到。”

“他可是蝎子啊——”魏婴扭过头,盯着蓝湛,嘴角的笑意慢慢渐渐变大,“除非你能在与蝎子的斗争中存活下来。” 

在暗处等待猎物一步步掉进圈套,伺机甩出毒刺的蝎子。

蓝湛猛然想起,照片中江澄身上的痕迹,拐角处与他道别的男孩,最初贴在他嘴边的酒杯,和在欢爱后的一句。

“让我成为独属于你的颜色。”

这些都不是无意的举动,而是早就放在剧本里的情节。

这个陷阱,在酒吧那日就展开了。

他明白自己已经掉了进去,怎么也出不来了。


12.

坐在车内的江澄点燃一根烟,随着吸气吐气,烟雾散去,他盯着远方,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那是胜利的姿态。

他想起几年前,自己还是混在城市后街的不良时,偶然瞥见一人身着白衣,站在街口拍照。

面如冠玉,气度非凡。

兜里的手机响起,他按下接听键。

“喂?”

电话那头的父母问他毕业后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啊……”他转眼再去看街口时,发现那人已不在原地。

“模特吧。”

或许,陷阱布置的要更早些。


——————————————————————————


澄心澄意,无思无虑。愿尔无忧,愿君自是无愁。


























祝澄哥生日快乐呀





也祝我自己18岁生日快乐

澄星澄意 活动预告

有劫 羡澄羡🔒了:

文案   




三五年有三五月




时常见月不见君




而今立至中宵




借着星辰十二云




把白云揉碎




所遇风露是你




所见天下是你




你且放肆




任我将银汉拟作红墙




见星辰是澄星




你且争恣狂荡




我自化作长风




愿你无思亦无忧


——by @椅桐梓漆 




标题格式   【澄星澄意·✘✘】(✘✘为对应星座的英文)




活动要求:  11/5当天每隔两个小时发布一篇作品


澄中心,cp不限,攻受不限


主题,形式不限


每篇作品结尾统一加上  澄心澄意,无思无虑。愿尔无忧,愿君自是无愁。


staff以及时间表


策划  @有劫  羡澄羡🔒了  @你也是傲娇吗   @椅桐梓漆   @莲台白骨卧   @眷蕴含 


0:00      白羊座(Aries)        森屿文 @森屿文 


2:00      金牛座(Taurus)     今世晚吟人 @今世晚吟人 


4:00      双子座(Gemini)     玖久 @你也是傲娇吗 


6:00      巨蟹座(Cancer)     紫贝壳 @紫贝壳 


8:00      狮子座(Leo)            有劫 @有劫  羡澄羡🔒了 


10:00   处女座(Virgo)          椅桐梓漆 @椅桐梓漆 


12:00   天秤座(Libra)          咩咩咩咩 @啊咩爱江澄 


14:00   天蝎座(Scorpio)      余陆 @namanana 余陆 


16:00   射手座(Sagittarius)眷蕴含 @眷蕴含 


18:00   摩羯座(Capricorn)  月洋雪 @月洋雪 


20:00   水瓶座(Aquarius)    江莲 @莲台白骨卧 


22:00   双鱼座(Pisces)        薄荷糖 @薄荷今天也要甜甜的 




特殊彩蛋时间随意     


蛇夫座 (Ophiuchus)  二锅头 @二锅头对瓶吹 





个人产出目录

这里余陆嘿嘿   高三美术生在外专业集训   产的粮不多,以后会慢慢变多的

是个靠看评论过活的人没错了

不定时更新见谅



空降车系列【湛澄】:上篇      下篇



澄哥儿生贺:流光溢彩 (1—12)       流光溢彩13





江澄BG


澄熠生辉系列: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江澄BL【原创男主】 

疾速特攻系列:第一章

105fo了!!!

我需要做什么啊Σ(・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