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anana 余陆

【澄你】 澄熠生辉 1


   突发奇想来一篇
   文笔幼儿园结业水平 ooc请见谅
   这里余陆,我爱澄澄。





     子时已过,白天还有些闷热的气候到现在已是微冷,女人站在府前,注视着路口,在等人。
 


  她身后站着一位主事打扮的中年男子和两位妙玲少女,皆是贴身丫鬟的打扮。
  


 “夫人,时候不早了,天气也渐凉,回屋里等吧。”主事打扮的男子略微低头,语气恭敬的对前方身穿紫色宗门主母服的女人说道。
 


  “无碍,” 女人摆了摆手,“天色已晚,江主事明日还有诸多事情要处理,不必在这陪我候着,早些休息吧。”
 


  “夫人未走,小的岂敢先行告退。”
 


  “……” 就在女人欲开口说话时,路口传来了脚步声,女人并没有特地张望,便知道她等候的人回来了。江澄走在第一个,周身气势冷然,金凌跟在江澄身后,瞧着有些灰头灰脸。接着便是江家的一众门生。
 


  江澄瞧见站在府前的女人,快步走过去,走近发现女人仅穿了主母服并没有披外衣,原本微皱的眉头变成紧皱。
  


 “阿澄。” 女人微微提了嘴角,身后的丫鬟和江主事也行了一礼。
 


  江澄略一点头,问道:“怎么也不披件外衣,夜间寒冷。”说罢伸手揽过女人的肩膀,将她往怀里带。
   


“不碍事的,” 女人摇摇头,顺从的贴进江澄怀里,看向面前低着头泄气的金凌,说道:“阿凌。”
  


 “……舅妈。”金凌抬头看了一眼女人,又迅速低下头去。女人感觉自己头倚着的胸腔震了一下,便听见头上方传来“啧”的一声,她捏了捏江澄的指尖,示意他不要发怒。
 


  就在刚刚金凌抬头的一瞬间,她瞧见了金凌眼角微红。不禁放柔了声音,道: “夜猎辛苦,我想你回来该饿了,便吩咐厨房熬了你喜欢吃的莲子粥,现在应该已经熬好端去你屋了,早些吃了休息罢。”随后看了一眼金凌身后的众江家弟子。
 


  “你们也是,想吃的去厨房领就是了。” 江家弟子们谢过后,便一窝蜂的冲向厨房。只留下金凌还在原地不动。
  


 “还不去吃了夜宵后滚去休息?”江澄皱着眉头厉声道,“等我罚你?” 女人不赞同地看了江澄一眼,伸出手摸了摸金凌低到不能再低的头。
   


   “辛苦了。” 金凌抬起了脸,眼尾的红更加明显,半天才答道:“谢谢舅妈。”进了府朝自己屋走去。
  


  “哼,”江澄看着走远的金凌偷偷抹眼泪的动作,冷哼一声,“你这么宠着他,难成大器。”
 


  “我于他是舅妈,总归没有你这个舅舅严的理直气壮,万一哪天我和你冷战,金凌还能念着我的好替我撑腰呢。” 女人抬头调笑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江澄皱眉收紧揽着女人肩膀的手,轻声呵斥道: “胡说什么!”
  


  身后的江主事看着宗主和夫人,心想宗主自担任江家宗主后便性情阴沉,虽细眉杏目面容俊美,但因周身气势凌冽阴翳,让人望而生畏,故而少有仙子喜欢,所幸遇见夫人这样的奇女子,那一身柔情便都给了夫人。
   


   不再打扰二人相处,江主事招呼着两位丫鬟,一同悄悄退下。
  


   江澄揽着女人进入府中,慢慢朝起居室走去。
  


     “今日夜猎出事了?” 通往起居室的路上要经过一大片莲池,江澄携她站定在池上的水台,女人早就察觉到今日的异常,正巧逮到机会询问。
   


        “……嗯,” 江澄沉默了一下,沉声道,“今日大梵山夜猎,出现了一名似他的鬼修,会吹笛御尸,更巧的是……”


      “那东西也出来了?”身旁的女人突然打断,语气带着明显的咬牙切齿。
 


     “阿熠。”


       被唤作阿熠的女人并没有理会,而是转眼望向池中的莲花,说了一句无厘头的话: “过两日这莲花就要开了。” 说罢便沉寂下来,水光映在她眼中波光潋滟,却突然被打散变成泪珠跌落在地。
      


         “温熠!” 江澄没想到温熠会哭,慌乱了一下,用力抱住温熠,无奈道:“别哭,我在。”
       


       别哭。
 


       即是对怀中人说,亦是江澄对自己说的。

我今天才发现,我和澄澄的生日,是同一天
11.05😳😳😳
开心⸂⸂⸜(രᴗര๑)⸝⸃⸃
占tag抱歉,我才不说我就是想炫耀一下🌝🌝嘿嘿嘿